首页 人物 正文

「中本聪」自证全文(一):比特币和中本聪名字的起源

2019-08-19 10:39:12 阅读:1351 涉及币种: 比特币
   
“bitcoin”这个名称,不仅仅起源于“比特”的IT术语“bit”,更是因为想将BCCI名称带回其辉煌时光。而BCCI的全名为“Bank of CredIT and COmmerce INternational”

“bitcoin”这个名称,不仅仅起源于“比特”的IT术语“bit”,更是因为想将BCCI名称带回其辉煌时光。而BCCI的全名为“Bank of CredIT and COmmerce INternational”

注:这是号称中本聪的人在其网站上更新的一篇文章,文章主要介绍了比特币和中本聪名字的由来经过,其称BTC最初源于联合银行有限公司(UBL)创始人Agha Hasan Abedi创立的国际信贷银行(BCCI);他的昵称是Shaikho,听说了被指责为日本央行宽松货币政策的罪魁祸首Satoshi Sumita,而Satoshi与他的绰号Shaikho完美匹配。对于比特币名字的由来,其表示,“bitcoin”这个名称,不仅仅起源于“比特”的IT术语“bit”,更是因为想将BCCI名称带回其辉煌时光。而BCCI的全名为“Bank of CredIT and COmmerce INternational”,所以他于2008年8月18日注册了域名“bitcoin.org”。 

以下为自证全文:

我是中本聪。

我一直相信普通人的自由和解放。这就是我开始比特币之旅的原因。但很讽刺的是,我被困在了一个很难让自己摆脱的东西里。

我花了8到9年的时间才理解并鼓起勇气与自己斗争,走出了这个错误的观念,即这个世界对真相的看法,因为真相总是比小说更奇怪。

我最亲密的盟友兼导师哈尔芬尼(Hal Finney)在2013年3月发表于Bitcointalk上的一篇帖子中说,“当Satoshi宣布比特币出现在密码学邮件列表上时,他得到的最多是怀疑的回应。”这绝对是真的。

我坚持要创造历史,我做到了。然而,不知在什么地方,我把它弄丢了。我忘记了我是谁,我的战斗不是和任何人或任何事,而是和我自己。我现在回来,不是要向任何人证明什么,而是要向我自己证明什么。没有人能打败你,除非你打败你自己。

比特币的起源

大多数人认为我开发比特币只是一种侥幸,或者是一夜之间设计出来的事情,但回过头来看,我意识到情况并非如此。比特币是通过环境要求而创造出来的,它目前的曝光率不能归因于设计本身。

从诞生到现在的成熟,比特币的发展轨迹让我隐藏并保护自己不受家庭判断的影响,因为我不能被归咎处罚,比特币历史上,某些政府在一度宣布其为非法的东西。

在比特币的概念中,它只值几美分。后来,当它的使用被非法手段劫持时,我做出了决定,并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在我的创作(比特币)和我自己之间保持了距离。

今天,当比特币被科技的进步所理解,同时又被贪婪所劫持,我觉得我有责任努力工作,让我的创造变得更好,让它的愿景更上一层楼。

我将要揭露的事件发生在许多年前。我已经回想起了我曾经的记忆,甚至是那些痛苦的记忆。以下是对这段旅程的一些解释。

BCCI(国际信贷银行)

这一切都开始于我的童年,当时我听到了父亲关于1959年创立联合银行有限公司(UBL)的Agha Hasan Abedi的故事。我父亲本身就是一名银行家,在UBL工作了27年。他告诉我阿贝迪如何永远地改变了银行业。1972年巴基斯坦将银行业国有化时,阿贝迪创立了国际信贷商业银行(BCCI),BCCI一度是世界第七大银行。

1991年,由于洗钱、贿赂、走私和相关丑闻,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关闭了BCCI,100多万投资者受到影响。我了解到,BCCI的灭亡实际上是多么不公平,其结局掌握在残酷、肮脏的世界政策和普遍存在的幕后政治手中。在后来的生活中,我意识到BCCI内部有些人的错误行为导致了整个银行的倒闭。

世界上最糟糕的银行

我的硕士论文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对密码学、计算/量子金融和命理学产生了兴趣。这些后来在比特币的诞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99年至2000年,我在一所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我提交了一份研究电子货币公司DigiCash Inc.的论文草稿。

大卫•乔姆(David Chaum)于1989年创立了DigiCash,当时他的愿景似乎超前于时代。DigiCash事务的独特之处在于,由于许多加密协议,它们是匿名的。虽然我还在攻读硕士学位的时候,DigiCash已经在1998年宣布破产,但通过我的研究,比特币的诞生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播下了种子

在我提交论文的时候,我的大学觉得我的论文内容太过超前,我重新提交了一篇关于一个简单的门户网站的论文作为论文项目!

需要是发明之母

比特币诞生的最后推动力,不仅来自我个人的银行经历,也不仅仅是因为我们需要在不公平的消亡后赎回BCCI,而且还来自2008年的大萧条。

就我个人而言,当我2005年访问英国时,没有银行会为我开门让我访问银行账户,因为我没有永久的英国地址。没有银行账户,我无法访问在线网络设施,我不知道如何克服这个障碍。

我不喜欢银行控制和利用他人资金的方式,我想至少尝试改变这一点。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被银行羞辱了,所以我把发明一种东西作为我的使命,它能让普通的外行人在不涉及大银行的情况下获得资金。

我想赋予穷人权力,赋予小人物权力,并创造一些可以作为人民的钱获得的东西,没有边界,没有国籍,没有歧视的人民银行,没有任何东西是由政府控制的,没有人指挥并且为了错误的政治而摧毁了他们。

即使是一个受教育程度有限的贫困儿童,在中国、印度或非洲也有可能从比特币中获益。我被驱使去创造某种东西,它将永远改变金融业和银行业,赋予人们权力,剥夺中央银行的控制权。

比特币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比特币这个词的起源不仅源于“比特”的IT术语,而且因为我痴迷于将BCCI名称带回其辉煌的日子。在构建“无名”分布式数字货币的同时,我正在寻找“信用银行和国际商业银行”的名称,并且灵光时刻出现在信件要求我选择名称的地方。名字是:

Bank of CredIT and COmmerce INternational.

无论如何,我决心把BCCI的名字找回来。但一开始我意识到,这必须以加密的方式进行,因为我知道BCCI这个名字已经名声扫地。

我的意图是创建一个新时代的数字银行,并创建一个具有开放源码访问的系统,我的意图是使它在以后的时间更有用和更完善。为此,我于2008年8月18日以匿名发言的方式注册了域名“bitcoin.org”,不需要注册者表明身份。

同时,我尝试注册“BCCI”作为域名,但它不可用。作为替代方案,我在2008年11月18日注册了“theBCCI.net”,使用的是我的真名(后来我在英国合法更改了真名),这是一个我仍然拥有的域名。我将在“my Reveal”的第三部分与您分享我的真实身份,并进行更详细的说明,因为8月18日和11月18日这两个域名的注册日期并不是巧合。

寻找新的身份

在我创建自己的别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时,我对自己的真名很怀疑,因为我认为它是坏运气的同义词。我觉得我用我原来的名字做的任何事情都不顺利,每一件与我的旧名字有关的事情都是不幸的。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最终都付之东流,例如,我为完成硕士学位而注册的那所大学,最终就出现了政府认证问题。无论是追求更高的学业,还是我的人际关系失败,我都把这一切归咎于我不幸的名字。

我觉得在家里有个外号更幸运,那就是Shaikho。它来自于莫卧儿王朝的皇帝贾汉吉尔的昵称谢库,这是他的母亲,阿克巴大帝的妻子给他的。1607年,贾汉吉尔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建立了现在的谢古普拉市。在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中创建变体时,会出现相同名称的不同拼写。

一旦我决定从事一个创建数字货币的项目,我想通过别名创建它,因为我需要在线社区的帮助。我还认为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我更改了我的名字并在数字命理中选择一个有福的数字,使用命理学也可以让我忠实于BCCI,但没有公开提及世界其他地方低调的公司。

这意味着我必须非常小心我要选择的别名。我想选择一个不寻常而又聪明的名字,但同时又可以追溯到我的根源。 

数字的力量

有人说,数字是带有内在能量性质的信息,通过学习命理学,你可以更好地理解我们经验背后的深层含义和目的。我从小就是迦勒底数字命理学的学生。

我用命理学来加密我在比特币发展过程中做出的许多决定。下面的例子将有助于说明迦勒底命理学是如何与名称的使用相结合的。

我的外号是Shaikho。

然后,在Chaldean系统中进行下一步,将24中的数字2和4相加,得到6。因此,我的昵称Shaikho相当于迦勒底数字命理学中的数字24。因为这个名字是以字母S开头的,我也想让我的别名以字母S开头,和24一样的数字,也就是6,这在很多宗教中都很重要。

在处理和探索金融世界的过程中,我听说过Sumita Satoshi。他经常被指责为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宽松货币政策的罪魁祸首,该政策导致了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资产价格泡沫。然而,后来的研究证明他无罪。我在做一件将永远改变世界的事情,Satoshi和我的昵称Shaikho是完美的搭配,在辅音和元音上也是完美的搭配。

哈尔芬尼是加利福尼亚州一位受人尊敬的程序员和计算机科学家。他是一个名为“密码朋克”(cypherpunks)的活动组织的成员,该组织倡导广泛使用强大的加密技术和增强隐私的技术,作为社会和政治变革的手段。哈尔对我帮助很大。2009年,我们共同创造了第一笔比特币交易。

哈尔和我从2006-2007年开始研究P2P电子现金系统——当时还没有命名为比特币,更准确的说是在2007-2008年。我提出了一个关于电子现金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利用了他关于可重用工作证明系统(RPOW)的想法,他真的很想改进它。哈尔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真正的密码朋克,他不在乎它是否会成功,而我的愿景是把BCCI带回数字商业形式。

除了测试早期版本的比特币,哈尔还帮助我获得了远程个人电脑,因为我使用的是TOR(洋葱网络),一款支持匿名通信的开源软件。我想使用没有使用过VPN的计算机,并且物理网络上,没有被列入黑名单,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错误地认为我在加州从事比特币的工作,但我从未在那里生活过。

我的思维方式

我在哈尔2004年的RPOW中找到了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的正确方法。这就是为什么他是我最亲密的盟友,也是为什么在比特币发展的早期,我和哈尔在比特币的许多方面都非常努力地工作。

我不是一个传统的程序员或技术人员,有些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我擅长宏观层面的视野和从更大的角度看问题。我可以去未来科技的墓地,发现那些被抛弃的有用的东西。但在这些东西里,我可以看到未来并从中创造出一个巨人,就像乐高一样。

对于那些不熟悉BGP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虚构的问题,最早出现在1982年的论文《拜占庭将军问题》中。

简单地说,BGP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采取行动之前,您如何确保由距离分隔的多个实体完全一致?”我在2008年的白皮书《比特币:对等电子现金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中提到了BGP解决方案的一个实际应用。

当然,我很乐意把解决BGP的所有功劳都归于自己,但那不是我,尽管我会给自己一些功劳,因为我总是把正确的部分放入拼图中。

我很幸运,能看到聪明人。我的愿景为我找到了解决方案,它已经存在,但没有人发现它。我在管弦乐队演奏,我知道哪位音乐家演奏得最好。

“中本聪是谁?“

我开始构思比特币的想法时,只用了一个化名,并没有想过要创造一个姓氏。

在我最初的许多电子邮件地址中,我只使用了Satoshi。在我离开比特币开发公司后不久,我发现我所有的电子邮件地址都被黑了。

我非常小心地加密了所有的通信,即使是和我最亲密的合作者,也没有泄露任何个人细节。加文·安德列森、尼克·萨博和其他人都对我知之甚少。

我记不清了,但当哈尔最初在2005-06年的某个时候在网上看到我的名字Satoshi时,他评论道,

“Satoshi who? Satoshi Nakamoto?”

我一定是下意识地记住了这一点,从而创造了Satoshi的姓氏。在我创建了比特币之后,在我创造比特币之后的很多年里,我都没有听说哈尔和当时美国仅有的三个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住在加州坦普尔城(Temple City)附近。

这名男子的全名是中本聪多里安(Dorian Satoshi Nakamoto), 2014年《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一篇封面文章误将他称为我。据推测,我当时用我以前的Satoshi地址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我不是道林·中本(Dorian Nakamoto)”。“我不是那种人,但我也没有发那封邮件。

那时候我很多疑,但哈尔不知道,他也没有兴趣问一些不相干的问题。当我第一次和他交流时,他告诉我我姓中本,他问我来自哪里,我的回答是我来自亚洲血统。因为我的假名,他以为我是日本人。哈尔是我讲述我的实际血统的唯一一个人。

Satoshi + Nakamoto = 55

在决定别名时,我想要一个主数字命名,其中有两个与之相关的水星数(5)。水星是占星术中上帝的使者。数字55代表完整和完整的人,并且由两只手 - 10个手指 - 象征着在祷告时加入。在迦勒底数字命理学中,一个名叫55的人被认为有能力击败他面对的任何敌人。

我也喜欢托拉/圣经“以赛亚书”第55章的第一节经文。这节经文非常贴近我的心意,因为我想为没有钱的人创造一些东西,或者让人们自己开钱。

你们一切口渴的人、都来罢。

到水边来;

你们这些没有钱的人,

来,买吃吧!

来,买酒和牛奶

没有钱,也没有成本。

这就是中本聪这个名字的由来。“Satoshi”意思是“思路清晰,思维敏捷; 明智的“ - ”Naka“的意思是”媒介,内部或关系“,”Moto“的意思是”起源“或”基础。“Satoshi本身也是迦勒底数字命理学中的第24位,这与我的绰号Shaikho的数字相同24,Satoshi Nakamoto是55! 

一个互补的团队

在开发比特币的过程中,我学到了更多关于c++代码的知识,但哈尔的水平更高,他就是我的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不知疲倦地为我灌输给他的愿景而努力。我总是着眼于如何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以改变金融世界为愿景,而他则着眼于技术方面。

哈尔允许我挑选我认为最适合这个项目的。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要和Hal协调,所以我在他的时区(美国太平洋时间)和英国时区之间进行操作,有时是因为我的旅行。我也和他分享了我对长时间不使用笔记本电脑的担忧,以及我在巴基斯坦工作以及后来往返于巴基斯坦和英国之间时,我的IP地址没有被追踪的担忧。

哈尔为我安排了几台电脑,因为我用的是旧的富士通电脑,而且那台笔记本电脑很慢。可以想象,即使是在2009年初,我也在用XP SP2而不是XP SP3运行这台笔记本电脑。那台笔记本电脑有一个小容量磁盘,可以在我与哈尔的电子邮件交流中看到。任何繁重的任务都是在Hal通过远程桌面软件提供给我的远程桌面上完成的,而这些电脑位于美国的不同地区。

我来开采比特币的电脑之一

谢谢你,我的朋友

哈尔从第一天起就知道,我既不是密码朋克,也不是核心技术人员,但他总是说,他喜欢我在别人无法想象的事情上的真诚和聪明。他喜欢我谈论人们的标志,他在2013年3月19日的Bitcointalk上的最后一篇文章中提到了这一点。

“今天,Satoshi的真实身份已经成为一个谜,”他说。“但当时,我以为我在和一个日本血统的年轻人打交道,他非常聪明、真诚。在我的一生中,我有幸认识了许多杰出的人,所以我能识别这些迹象。”

我想他用这篇文章来和我交流,因为他知道我所有的邮件都被黑了。不幸的是,当我在2015年看到这篇文章时,他已经永远离开了。

2014年,当我读到哈尔死于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时,我想我应该站出来说点什么。但我一直在问,当时暴露自己是否值得冒这个险。

我欠哈尔很多。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在我生命中的某个时刻,如果我能做些什么让人们记住他,我会这么做。

安息吧,哈尔·芬尼。



关注五分时时彩-五分时时彩单双计划网公众号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TOPS
  • 最热/
  • 周排行/
  • 月排行